三年

四月十五,你走了,算是毕业吧。穿着军装,和战友一起走,我没能送你。这段时间,和做梦一样,你给了我太多的感动。天气一直不好,还下起了雪,就在昨晚。我不能喝,两杯乌苏下肚,眼睛就红了,除了我,还有你。回去的路上,我收起来你的伞,我说打屁的伞,矫情,你笑,傻傻的笑。你沉默好长的时间,然后对我说,别等了,还有那么多年,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我没多难过,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能够把你留在我身边。 我们订立约定,写在纸上,签了双方的名字,我说了,我等,多久都等,只为你那一句,我爱你。 我把我的手链给你,说这是不值钱的东西,部队也不允许带,你就把他就在身边,我就知足了,你说,暖暖的。 天放晴,阳光出来,你离开了,然后这段日子就像一场梦,我不管被不被别人祝福,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给你的牛角手链,还有你给我的胡桃手链,我们都带在左手上。

评论

© 钟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