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啊远

我想要的,和给不了的
是不同岁月里的
同一条河
是此起彼伏的芦苇荡下
同样的波光
是来不及挥别的双手
举在转身后
落在回眸时

是过但从来没有错
是哀但绝对不恸心
是时间上的永昼,也是
空间上的
没有尽头的远

评论
热度(2)

© 钟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