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熟了又熟了的秋天一样,笑着笑着就哭了

张孝全在电影里说“他说我肯为他吃苦,到最后才发现我们不过是自讨苦吃”。这样的事情,我们又何尝不是做了无数件,但就是有那么一个词,叫不知悔改,但凡伤口结痂,便涉足新的伤害与被伤害,是扑火的飞蛾,撞在了生活的灯罩上,势必要穿破这层坚硬的膜,与所谓的自我认知为高尚的无可厚非的感情火焰,燃烧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文艺片,殊不知这文艺片的市场小到顾影自怜。事后回首,忽的发觉,自己给自己围了一座城,期期艾艾好不热闹,喜怒哀乐演的甚似一颗多情的种子,城外面的世界却不知经历了几番变化。       但城中的这断时光又叫人怎生舍得忘记,我们记得每一句台词,记得对方的一颦一笑,记得茶米油盐几斤几两,记得他喜欢红色的帆布鞋,而她喜欢雨后街头叫卖声里三元一串的玉兰花,这戏演的太逼真,结束时大家都动了真情,有的人走了出去,剩下的人便守着城里的零星琐碎,叹日暮西沉黄花憔悴,岁月蹉跎物是人非,我想我属于后者。        陈忠良对林美宝说“看到你,我像看到一面镜子,我发现这些年自己里外不是人”,我便觉得身上烙了他的印子,我在想,带着这种倔强我还可以走多远,或者和他一样,走出这种自欺欺人,说一句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然后不等对方回复,挂掉电话,去正视生活,正视那条不能说好或者坏的路。我们都会长大,找到爱或者不是很爱的人,结婚,成为爸爸妈妈,曾经经历过的暧昧的,模糊不清的带点回味的青春,就滞留在那个年纪吧,因为爱情不是全部,生活真的是生活,相信好的还会是好的,坏的也会变好,街道边的树木长了又长,绿了又绿,邻居家的小孩跑跑跳跳然后忽然有一天带着别的长大的小孩离开了这个地方,我们像我们的爸爸妈妈一样,像熟了又熟了的秋天一样,笑着笑着就哭了。      

评论

© 钟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