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十九,二十一

三月,窗外的檐墙留着冰棱,始终没有要消融的意思。枕头上留着你的气息,有着安全的感觉,忽然想起来认识你也是因为自己主动的找到你的号码,然后发的短信,后来坦白说喜欢你,最后也只能当作玩笑。你看,你留短发,我也留短发,你留着胡渣,而我一周不剪,也会变得邋遢不堪。而你喜欢漂亮的女生,我曾经喜欢你。 路很长,人要慢慢走,我走了那么久,可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一起走的人。路过又路过,黄昏时羡慕别人家的炊烟,但我只是夜里提着灯笼独自前行的人。 别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我不能,别人可以秀恩爱,我不能,别人可以阖家欢乐,我还是不能。但如果不坚强,好好的活,我就对不起好多年前那些没有跑赢我的精细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现在的我,只想好好赚钱养老妈,因为有些事情我注定做不到,只能从别的方面弥补了。

评论
热度(3)

© 钟垦 | Powered by LOFTER